0°

谁还没有过《芳华》

在我不算完善的世界观里,世界上每个人的出身大概分为这么几种:有教养有家族传承的富贵人家(俗称贵族),没底蕴没积累的有钱人家(俗称暴发户),三代以内小康的知识分子家(俗称中产),烟火市侩的普通人家(俗称市井平民),老实本分有家教的穷人家(俗称穷人),不能糊口为生计发愁的穷人家(俗称贫困)。

看完芳华,很多人会不自觉的有角色代入感,纷纷对号入座,合计着自己和芳华中谁的经历更像。这部电影带来了后遗症,潜意识中不经意的回忆起很多年少往事,以至于最近做梦,都又是一场青春期的迷茫和恐惧。梦里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跟着稍微有点小权利长我们两岁的大兵哥做任务。其中一位女同学是隔壁宿舍其他班的班干部,也是省城干部子女,个子高大,穿着一条及膝花裙子,短发梳的很利落,小嘴厚唇,皮肤白皙,眼神中自带一副清高不屑。另外一位女同学是同班级的,梳着一条马尾,松软的碎发蓬蓬在前额和两鬓,一对笑眼,笑起来像弯弯的月亮,和班干部还有大兵哥相处的圆润自在。我们的任务是给同学们准备一顿晚宴,需要几个人分工合作按时完成。接到任务,大家说好先一起去买食材,结果还没出发,大兵哥和班干部商量,天太热了,要先找个地休息,马尾妹子没意见,班干部扇着手里的纸巾,和大兵哥说,哎呀, 想起来那又油又腻的活我就觉得恶心,我在旁边干着急,时间紧任务重的,怎么能先休息呢,得抓紧时间认真准备啊。班干部和大兵哥坐在石头上聊的满面春风,任我怎么着急,完全置之不理。我说,完不成任务,没法跟学校交代。班干部怼回来,你怕你自己去买去啊,你怕你自己去做啊,班干部还问马尾妹,你急不?马尾妹悻悻的回答, 不着急啊。三个人嘻嘻哈哈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时不时还对我翻着白眼,就这样尴尬的憋醒了。

年少时经历过不少类似这样的事情,庆幸没有像芳华中的女主一样走着走着就跌到沟里再也爬不起来。曾经特别好奇,怎么很多人一入学就成了班委,后来才明白,原来背景家庭大都非富即干部,像我们这种穷人家的孩子是在雷达外活动的,挤进去不太可能。评定奖学金时,获得的各种证书被毫无痕迹的藐视,因为我们不在人家的权利圈里,有像刘峰一样的人看不过去要帮忙出头,心存感激,好在成绩够好,不用证书也能碾压人情世故。原来有个同桌,是个皮肤小麦色的姑娘,天然不显干净的肤色,一双大眼睛,梳着两个麻花辫,头发有点发枯发黄,嘴角经常裂开一道口子,人也精瘦,看上去就是营养不良。整天穿着一件解放军绿色的小袄,学习成绩中等。姑娘老实嘴笨,每天被后桌的男生喊,她身上有味儿,她身上有味儿,哎呀,好味儿,边说边捂着鼻子大声张扬。那个时候不明白,还当真的替姑娘跟男生们理论,我觉得她身上根本就没味儿。看了芳华忽然想起陈年旧事,原来有人嫌弃孤立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惯用说她身上有味儿,随便给你安个罪名都能让你应接不暇毫无还手之力。上学时每年学校都要举办一次运动会,班级要出一个代表队去走方阵,还要挑出一个班花去举牌,二十几个人的方队,高矮胖瘦美丑都有,就是结果没有我,青春期的小自尊特别受挫,后来距离运动会快开始没几天,一个女同学因为生病无法参加方阵,从来没注意过我的班主任提出让我去顶替,倔强地直接拒绝,班主任当时就怒了,大声呵斥,你以为你是世界上宇宙的中心谁都得围着你转啊?你以为你谁啊?你是长得太漂亮还是太优秀啊?不去就不去呗,我们有的是人去,还没你不行了呢。径直走开。从那以后,我们互相都不爽,直接影响升学。

芳华中有人得知男孩子家世背景当机立断悄悄抢了人家的心上人,盖帽门当户对。最后两人结婚生子,男人到中年还是满世界的投机,女人在家带着孩子过着丧偶式的婚姻,一脸不改当年的富贵优越。第一次春心萌动的爱恋就被比自己权势的人截胡,另一个姑娘识时务的隐忍退出。自己没有足够力量去以卵击石的时候,就换个角度出发,找个能自由呼吸的空间发展。

生活美好,世事艰难。出身无法改变,能挤入不属于你自己的阶层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好在我们足够坚强,知之而后勇。起跑线不同,并不意味着一辈子永远处于优越的位置或者劣势的状态,还有随时可能会翻车或者被弯道超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