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走向世界的尽头—瑞典留学记连载(一)

对于有些事情,如果你从来都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也许从来都不会认真做过准备。正如大学毕业后工作三四年再次走出国门要去读书这件事,对于我本人而言,之前二十几年的心愿蓝图上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圈圈,以至于它出现的时候,竟以一种冰冷中立的态度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和恐惧。生命的际遇会改变人生的轨迹,怀着对感情的执着,对家庭的信仰,还有渴望进步的积极,随着他走了。

三月初,春寒料峭,第一次登上欧洲大陆,随后兜兜转转在欧洲的几个国家流浪了将近半年之后,终于在夏末秋初的某一天来到波兰,放下流浪的行李,租了长期的公寓,这时候距离开学的日子还剩三天。关于开学,我还没有书,没有书包,没有本子,没有笔,更不知道自己将来住在哪里,彼时宿舍还是个待解决的问题,只知道我要买机票被送走去瑞典寄养一年。后来才知道,这个时间,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到学校提前热身,参加新生趴体,期初各种社交活动,语言预科,在脸书上组建专业小组,兴趣小组,语言小组,我却像个身外客一样,一心寡淡,对于马上发生的剧集,凉水到仿佛都不是个配角。不夸张不怕被笑话的说,在没经历之前,一直以为去瑞典上学,是去按照自己预想的生活放松心情休养生息一下,经历过才来感慨,对于未知的事情,千万不要异想天开会按照自己预想的发生,尤其是在不做充分调查和准备的美好假象中欺骗自己。

买了两个行李箱,带上未来一年需要的全部家当,准备出发。那天他送我,送完我他又要转身去遥远的南国。先乘飞机从波兰华沙到小美人鱼的故乡哥本哈根,天气阴转小雨,温度一路降低。哥本哈根机场靠海而建,飞机在波罗的海上空降落的过程中,看到丹麦外海中伫立着成群的巨大的发电风车,还有著名的丹麦与瑞典之间的跨海大桥,一头铺在陆地一头扎进海里的神奇交通。大约一个半小时后落地,机舱外一片安静萧瑟,草地已变成枯色,空气中是洋流带来的阴冷潮湿。好在空气够新鲜,奇怪的是,丹麦的海风不咸腻,不过个人觉得这在欧洲还清新不到可以打广告装口袋兜售的质量,后面的卡尔玛森林中才会遇到让人醉氧的百分百清新空气。

取下行李去排队买火车票。哥本哈根机场出来就是火车站,这个火车站承接了瑞典南部和丹麦全境飞机转火车或者火车中转换乘的全部运力。因为斯德哥尔摩在瑞典狭长国土的靠北位置,而瑞典的大部分人口又集中在相对暖和的南部地区,所以在这个火车站买票的瑞典人和丹麦人一样多,火车如通勤车般方便。其实,更早期时候,瑞典南部的一大部分领土都属于丹麦,经过政治和军事活动,才有了今天的版图,至于生活在这片区域的普通民众的生活,依然不分彼此,没有很强烈的国籍感和国界感,买完票左转下电梯就等于进站了,没有任何安检,没有查票。露天的站台上,清清冷冷的站着三五个人。穿着帽衫加打底T恤的我们,开始还兴奋的走来走去,看看站牌,后来直接找个椅子坐下来,冻得瑟瑟发抖,紧紧靠在一起,透过稀疏的灰色电线,望向灰蒙蒙的天空,开始的毛毛雨变成淅沥沥的小雨,再变成连成线的中雨,在一个陌生的国度,站台听雨,仅有的是手心里和肩膀上的温度。北欧的天气,一年当中就有那么两三个月是美好的,剩下的十来个月都是风里来雨里去,每天阴沉到让人抑郁。八月底的北欧,已经可以轻易让人感受悲凉和伤感。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火车来了。上车之后,先是如国内坐火车的经验,费劲巴力的把行李箱举过头顶搬上行李架,刚落座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个老阿姨过来拍拍我们的肩膀, 让我们把行李箱取下来,放到座位底下,原因是,那么大的行李放到头顶可能会落下来砸伤乘客,而座椅底下的空间留到足够放置一个大号行李箱,歉意的点头感谢,第一次被这些个人权国家小小的冲击。后面做了无数次这趟火车,才发现火车上的规矩很多,比如有宠物专属车厢,狗狗也可以有自己的座位,如果你不介意或者是爱宠人士,没准你旁边就会蹲坐一只哈士奇;还有无声车厢,如果你偏好安静,在这个车厢里,即便有人出一点点声音,你都可以去给他理论;什么孕婴老弱病残就别提了,还有自行车厢,带着自行车推着婴儿车,随下随上,方便的很,搞不好就会看到排排坐的高大帅气金发碧眼北欧奶爸。过了丹麦和瑞典的交界处,查完护照就会一路奔向远方了。安静的火车厢内,我们都不说话,就望着窗外,先是大海,又是村庄,又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再走还是森林,各种灌木丛,杉叶林,天愈来愈暗,有时候轨道狭窄到仿佛在森林小径上逶迤穿行。火车的速度不快,甚至慢到足够你体会仿佛正在走向世界的尽头,了无生机,鸦雀无声,雨点模糊了窗外,也模糊了时间,模糊了记忆。整个世界只有两个人,空到来不及想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