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怀念的里耶卡老港

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树也绿了,花也红了,却再也回不去那个干燥少雨阳光明媚的夏天。那时候没有写东西的意识,疲于四处奔波,稍有时间也只顾得在美好的景致中大口喘息,没有留下日记,能算作记忆的东西除了一些当时的照片就是脑子中不时被翻出来的无法忘却的怀念。虽然大体忘记当时去过的一些街角咖啡店面包店海鲜店餐馆的名称,但那个夏天的味道感觉触觉都依旧甚至愈发真实的在空气中回荡。很多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感觉,过后才会感慨能如此幸福地走过。

早晨起来打开窗,心情美美哒!取景地—里耶卡老港。

经历过各种复杂的殖民,坐拥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克罗地亚的每座沿海城市都历史悠久,里耶卡虽不及南部那些千年古城因留存的名胜古迹名扬海外,却也在亚得里亚海的深港边怡然自得。我们居住的地点位于里耶卡老港边上,距离港口海岸的直线距离不超200米,沿着码头边的公路,穿过一排建筑,再隔着一条马路就是这栋楼,一座上百年历史的老房子。像我们居住的这种以石为砌的老房子,整个港口边到处都是,里面至今都居住着当地的百姓。底层以精品店餐馆咖啡吧甜品店为主,再往上是当地人的住家。如此便捷的设计天然注定了住在这里的游客幸福指数直接飙到最高,尤其对于有大把时光可以浪费还喜欢出门闲逛的女人来说,简直不要太方便。老房子的楼层不高,一般以六层为主,没有电梯,楼梯是踏磨的发光发亮的灰色斑驳的大理石,沿着一侧墙壁矗立着厚重的木质扶手,下面的钢筋早已锈迹斑斑,整个楼梯是一副让人印象深刻的饱经岁月打磨的模样,虽然有些年代,却也一眼看出是特别有质感的沧桑。老房子的入口非常小而且隐蔽,可能就在某个小超市旁边,也可能在某个餐馆旁边。欧洲的建筑大多有个特点,尤其越老的房子越市中心的房子这个特点越明显,就是入口非常小,大门普通,普通到不熟悉的游客经常会错过。开始还非常不解,后来了解到,是历史上欧洲人就对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规划非常严格,为了防止富人占尽资源攀比阔绰豪贵,不允许私人住宅拥有非常大的门脸,简单窄小到只装一扇门够一个人进去就行,至于里面的设计管你别有洞天各依所好,政府才不会干预。至于是否在里面建个大花园或者拥有一个大平层都可以,门脸低调就够了。我们要去的落脚处是在一个胶囊超市的旁边进去,一路直接爬到四层,也就是国内的五层,到了才发现是一家青旅。由于这座建筑有些年头,又受海上潮气侵袭,层高有限加之偌大的空间被隔成很多个不超10平米的小间,内部给人的感觉是阴暗压抑的。适应之后发现,房东尽心地打扫的非常干净,尽管是多人共用的洗漱间和吧台,也一点没有脏乱污浊之迹,可见克罗地亚人的勤快和高素质,如果不是这般精细和爱惜,恐怕这建筑也无法保留上百年之久吧。我们被安排在朝西的房间中,除了屋顶的那盏暗黄的白炽灯,房间唯一的自然光源来自于一扇棕黑色的木制百叶窗,窗棂可以上下开阖翻动,这扇宽度不足两米的木窗成为我们寄予希望的出口,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房间对面的楼下是街心喷泉,巴洛特风格的喷泉池,不知疲倦地轻轻地向上吐着伞状的喷泉。

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打开窗子。先是翻动开窗棂,让光束一簇簇涌进沉睡了整晚的房间,借此可以判断外面的天气,之后再整扇推开。天气好的时候,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阳光下跳跃的水精灵,光与水的灵魂之舞。在巴洛克式的大托盘中,她们自由欢快的舞动,叫人心生轻松。小鸽子在喷泉边咕噜咕噜地散步找食,熙熙攘攘的游客走动着,随着阳光洒进房间,早晨开始躁动起来。潮湿的海风扑面而来,把头侧向左面,视线穿过前面一排建筑中间的小巷,能看到不远处的海面。有无数种看海的方式,却也没想到有一天能够有这样的方式看海。站在百年建筑中,扶着早已褪色的漏出毛孔的窗棂,拼命的踮起脚向海面张望。由于里耶卡位于亚得里亚海克瓦内尔湾畔,外海与湾内中间有几座小岛截住,大部分时间港内是见不到海浪或者波涛的,天晴的日子只有海面上内敛的深蓝色的沉稳,赶上天气变坏,也只会听到狂风的怒吼大过海浪的激荡,海鸥这个时候才是最吸引人眼球的主角。成群结队的嘶鸣着,盘旋着,仿佛在狂欢,在向大海挑衅。趴在窗口,望着眼前的一切,看到的是生命的对撞,来自大海,来自狂风,来自海鸥,来自暴雨。听觉吸引了视觉,视觉被嗅觉所扰,触觉感受到恍惚。有点兴奋,有点激动,有点心动。

梳洗完毕,把窗子支好,蹬上运动鞋,下楼去买克罗地亚最好吃的早点,兴许再去海鲜市场逛上一圈。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