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孤独如那棵树—瑞典留学记连载(六)

有那么一些时间,人们是必须要学会承受孤独,或早或晚,或悲或喜。不得已也好,享受其中也罢。

地广人稀的北欧造成了天然的空间感和距离感,与拥挤热闹嘈杂的中国国内环境相比,北欧是冰冷的,寂寞的,安静的,广博的,但这或许并不意味着百无聊赖和自暴自弃,这里容易滋生抑郁也适合独立成长。北欧适合谁?谁适合北欧?没有一个明确的可定性可量化的标准。在这里,学习体味了一个新词,it depends! 在这里,学到的一门很重要的一课,承受孤独,享受孤独。

上半学期住的多媒体交流中心位于上课的教室对面,与南侧的教师办公区域隔着一个小广场遥相对望,周围被一片又一片的树林包围。除了有课的师生定点来教室上课,这里几乎见不到其他人。九月中旬,阳光明媚的秋日上午,一个人坐在楼下的用餐长桌上,靠近窗边,上网浏览搜集小组作业的信息。一阵风刮过,渐黄的树叶开始飘落,落到地面上,继续在风中撒花儿追打跑闹着。金黄色的阳光照进窗台,手机屏幕上国内朋友发来信息,想象着她们这时候在热闹的办公室里或开会或小憩或紧张的滚动着鼠标敲打着键盘。转眼望向窗外,拼命努力的盯着,怎么都见不到一个人。风变的更大,树叶在路面上翻滚的更加厉害,四周静到让人打心眼里升起一种难受。只有秋风在和这棵树纠缠,任秋风再淘气,再嚣张,这棵树岿然不动,哪怕被风掳走一些黄叶,依然满不在乎的挺立,一种身外之物耐我不得的潇肃。这里是真的孤独,孤独如那棵树,是风是雨是阳光是蓝天是白云都和我无关,我就是一棵树,活在这里,要活下去。

窗外的树

能想象这是瑞典12月初的冬天吗?光秃秃的树干,绿地依然成荫,湖面上芦苇早已干枯,水面依然荡着涟漪。之前听说瑞典的冬天非常冷,这个冬天却连雪片的鬼影都还没见到一个,到头来,谁知正经的瑞典冬天还没开始呢。早已习惯大部分时间阴冷的冬雨和妖风阵阵,晴朗日子里的阳光让人格外珍惜。气温在零上三四度徘徊,干净的空气里透着稀薄的冷,猛吸一口也不会口鼻冻僵,只让人感觉神清气爽。日照时间变得越来越短,早上九十点天亮,下午两三点钟太阳开始下山,一日两顿简餐的作息安排是最好的融入北欧生活的证据吧,北欧黑暗料理的灵魂宗旨:吃饭不为享受美食,饿不死就行。每天花费在厨房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Bruch吃面包煎蛋牛奶麦片,煎蛋的同时微波炉和热面包机同时工作,三五分钟搞定早餐。下午这顿上完课回来炒点意面,日复一日的如此,没有大餐没有煎炒烹炸。饭后休息片刻赶着太阳的余晖出门或散步或jogging,出门左转,穿过一片又一片的树林,有高大的松柏,有粗壮的白桦,有成排的白杨,有纵横交错的低矮灌木丛,穿过丛林中几座独栋别墅,寻找树上还没掉落的果实,听成群的乌鸦嘶鸣,唯一的几户人家门前摆放着的万圣节的南瓜让人看到一点生活气息。穿过一条马路,来到这片空旷的湖边,静谧淹没着这里,湖区笼罩在橘黄色的夕阳下。目及之处所见无人,让人想弄出一点声音的欲望都没有,或许是不想打破这种安静,或许是因为缺少围观者的热情。一片岁月静好的现世模样,纵使心有千千结,也激不起半层浪。都说北欧人不爱讲话,脑子简单,需要距离,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里是真的孤独,孤独如那棵树,任世界美好,四季更替,喧闹嘈杂,都与我隔上千万里,那一刻只活在自己的安静里。

湖边的树

上一次沉迷于跑步锻炼还是初中三年级。那个时候中考需要体育成绩,125斤的体重跑不动蹦不动只能吃的动,想要考上心仪的高中,必须玩命练习短时间内提高体育成绩。顶着压力从开始的抵触懒惰到后来的绑沙袋800米跑出3月10秒的成绩,逐渐爱上跑步。很多年以后,没想到在北国瑞典,跑步逐渐成为自己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从开始的围着房前屋后树林里转悠扩展到湖区再到跑向海边,沿着海岸线奔跑再到一口气跑遍大半个小城,跑步让人充满力量。从冬月持续到初夏,几乎见证了这个海滨小城三个季节的每一天。眼看着海面结冰,眼看着绿树抽新芽,追过夕阳,踩过积雪,站在桥上欣赏阳光透过树枝洒在沟渠里的波光潋滟,蹲在海边追着天鹅赶着海浪,躺在栈桥上数天上的飞机,在狂风中心里默默朝海的对面呐喊。一切最浪漫的事也是一切最孤寂的世。照片中的这棵大柳树长在海边,左右距离沙滩不过几十步,朝着波罗的海的海浪迎风而立,这里是每次跑步必经之路。这里是真的孤独,孤独如那棵树,没人陪伴,也没有随便长长就算了,他正恣意舒展,他正愈挫愈勇,那些孤单的奔跑日子中他的上镜率极高。

海边的树

三毛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中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北欧的独处时光里,带给我的不是无尽的黑暗和阴郁,而是一种向上而生的力量。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1人已赞赏

  • 清扬的喵

    ¥2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