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精芬”的芬兰人还很神经

最近废寝忘食的沉迷于尤奈斯博笔下北欧悬疑小说系列,竟然三周都没有更博。天气渐冷, 外面遇到神经的芬兰人越来越多。说也奇怪,在其他地方也没遇到芬兰这么多明显压抑的奇葩。

如果说尤奈斯博的小说中血案都是由于男女关系乱搞引发,芬兰人的神经事儿大概都可以归结于抑郁喝酒引发。芬兰人抑郁率高,爱喝酒,酒吧很多,酒鬼更多。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外面,一排一排的酒鬼,喝醉了跳舞的,喝醉了坐在地上撒泼的,喝的不省人事睡觉的,这还是能看出来是喝大酒的,还有一类人,更恐怖,完全不清楚啥情况。

某一日刮着大风,下午五六点钟天色阴暗,在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旁边的公交站等车,遇到一个子高挑纤瘦的女子,穿着紫色冲锋衣,围着伞淡黄色围巾,梳着不算太乱发量较少的马尾,突然站到我们面前,开始不说话,脸色惨白,目光呆滞,然后就朝着我们细弱蚊鸣的嘟囔,琥珀色的眼珠不转动就冷冷地直勾勾地盯着,人仿佛中了邪一般,那一刻与其说这是个精神障碍乞讨女孩不如说更像是恶灵附体,特别恐怖。说这个姑娘是乞讨的,看样子也穿戴不错,我们不敢理会,姑娘瞪了我们一会儿,像幽灵一样飘向旁边的人。继续重复同样的场景,当地人冷漠的看着她,过一会儿她再转向其他人,就这样飘来飘去的在公交站里来回走,自我安慰姑娘大概精神出了问题吧,精神出了问题,说话声音动作行为还那么克制,芬兰style吗?

中午经常去一家中国人开的餐馆吃饭,餐厅不大,装修风格美式为主,墙上贴满了车牌,还有一些画报。这家餐厅远离市中心,中午的自助餐比较受当地社区喜欢,人流量较大,但是大家都不说话,只是取餐吃饭,我去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一天坐在楼梯拐角处的角落沙发上正吃着,一个四五十岁的本地人背着挎包朝我的方向走来,行动迟缓,轻飘无声,本来以为她是要找厕所,谁知走两步停下来面对着墙壁仰天伸起双手,做起了复杂的朝拜。动作也不像是基督徒,我就好奇了,在厕所门口拜个啥,也不说话,就是拜起来没完没了,越过老女人的头向上看去,昏暗的灯光下显示,墙面上挂着一个美国西部大峡谷里的印第安人的画像。妈呀,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芬兰的一家中餐厅厕所门口挂着一副美洲印第安人彩色画像,一个灰白头发满脸褶皱行动迟缓的白种老女人奉上双手仰天朝拜。十来平米内四张桌子都没其他人,就我和拜着的老女人。怪我见识少,没学问,怎么也联想不起她是谁,发生了什么,哪来的神奇信仰。

说起爱喝酒,芬兰到处都是小酒馆,里面谁时随地都有喝酒的人,男人居多,老人居多,一出手就是一大杯几百毫升起的啤酒,或者葡萄酒,芬兰人可以不吃饭,但一定要喝酒。我们住的社区附近显少有吃饭的餐馆,找到一家中国人开的酒馆供应餐食,一周会去那里吃一顿盖浇饭。一天晚上八九点钟,刚下过阵雨,来到酒馆,又遇到一奇葩老太太,穿着风衣,脚底放着大小三个包裹,看样子像是出门归来还没回家直接跑来喝酒,正举着一杯白葡萄酒自饮,桌子上还放了两个空酒杯,一看,得,估计又是一个要喝高的。老太太的目光已经开始发呆,端着酒杯自言自语,有时候还高举酒杯越过头顶,嘟囔一阵子再喝。我看悬疑连环杀人案正入迷,身后有点动静都以为杀手又要出现,这老太太这动静,真替她捏把汗,时不时还转过头来盯着我们这桌嘟囔。出门在外法则, 不和陌生人对视会给你省不少事。天知道面对如此压抑的芬兰酒鬼会发生什么。真好奇这酒馆老板每天面对一群酒鬼是怎么样的感觉。老太太喝了几杯葡萄酒,站都站不稳,第一次起身就走忘了包裹,又扶着桌子回来拿包。第二次颤颤巍巍地出门了。我想,这应该算是芬兰人的微醺吧。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旅游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